宁波瑞奥物联技术股份有限公司
格力

88万股东忧心!格力百亿分红到底要给谁?高瓴入股三年仍浮亏18亿

发布日期:2022-01-25 20:57   来源:未知   阅读:

  天极网_专业IT门户恒辉安防:公司专注于手部安全防护用品的研发、生产及销售,原标题:88万股东忧心!格力百亿分红到底要给谁?高瓴入股三年仍浮亏18亿

  1月24日晚间,格力电器(000651.SZ)公告了《未来三年股东回报规划》(2022年-2024年),其中提到,2022年至2024年每年将进行年度利润和中期利润两次利润分配,每年累计现金分红总额不低于当年净利润的50%。

  受此消息影响,格力电器1月25日高开,开盘报39.01元/股,其在早盘一度涨超3%,但午后有所回落,收盘报38.89元/股,仅涨0.1%,成交额28.01亿元,总市值2300亿元。

  时代财经梳理发现,格力电器在2012年、2016年公布的《未来三年股东回报规划》中,2012年-2014年、2016年-2018年现金分红总额均不低于近三年可分配利润的30%。

  1月25日,时代财经针对分红及公司经营等问题致电格力电器,均提示电话无法接通。

  格力设置这一分红比例的前提是,现金流满足公司正常经营和长期发展,需要根据实际情况调整该规划时,则需经过董事会、股东大会审议。

  在格力电器的小股东看来,这次大手笔分红无疑是“利好”。有股民在股吧发帖称,“一半的身家都压上了,涨跌随意,比存银行强多了,先吃一年的分红看看”,还有网友称赞“格力是最良心的上市公司”。

  根据财报,格力电器2020年实现净利润223亿元(2021年业绩未披露),若按照50%的现金分红比例计算,则其中超过110亿元用于股东回报。

  “作为主导推动分红的大股东,也会是分红政策最大的受益者。”香颂资本董事沈萌1月25日接受时代财经采访时指出。

  截至2021年第三季度,董明珠及其一致行动人珠海明骏合计持有格力电器9.46亿股 ,持股比例15.74%;高瓴资本持有格力电器4340万股股份,持股比例0.72%;其中,珠海明骏由高瓴资本实控,持股比例近90%。

  2019年,高瓴资本通过珠海明骏参与格力电器混改,以46.17元/股的价格购入9.02亿股股份,斥资超416亿元,以15%的持股比例位列第一大股东。但苦于格力电器近年二级市场表现不佳,高瓴资本这笔投资也尚未获得回报。

  时代财经查阅格力电器近年的权益派发方案,2020年、2021年分别以每10股派22元、每10股派30元。按照高瓴资本2019年的入股总价计,截至1月25日收盘,这笔投资账面价值350.79亿元,浮亏超65亿元。而根据格力电器2020年、2021年的权益派发方案,高瓴资本累计获得分红46.9亿元,仍浮亏18亿元。

  “高瓴资本和董明珠都是格力电器的大股东,而高瓴和董明珠联手控制格力电器后,格力电器的股价始终表现不如预期,与此同时,格力电器的成长也没有达到更好的水平”,沈萌向时代财经分析称,“因此格力电器通过资本支出撬动高成长的空间有限,所以将净利润高比例分红,可以让高瓴和董明珠回收一定资金。”

  沈萌认为,对格力电器来说,高瓴虽然是最大股东,上市公司却控制在董明珠手中。

  “董明珠作为销售出身的管理者,不具备带领格力电器进行技术研发和产品创新的能力,而其推动投资收购的银隆新能源、半导体等项目也都难以为格力电器贡献更好的净资产收益率和成长基础”,沈萌表示,“此外,分红还有一层原因,董明珠参与和高瓴一起受让格力电器原国资股东的股权也需要补充资金、缓解压力。”

  截至2021年9月末,格力电器A股股东户数为88万户,较前一季度的71万户上涨24%。

  因此,有投资者对于百亿分红并不看好,“一般利润分红,股价上行用什么维持?不就是公司的每股收益,都拿去分红了,股价还怎么涨?”

  Wind数据显示,近一年格力电器跌幅为-31%,区间内超过130个交易日处于下跌。去年4月2日,格力电器冲高至63.5元,随后再无“高光”;去年11月10日,格力电器盘中触及34.1元低点,当日跌幅2.61%。截至今年1月25日收盘,格力电器自最低点反弹幅度为20.56%,但距离最高点跌幅超过43%。

  知名财税专家马靖昊此前在《上市公司巨额分红真的那么好吗》一文中指出,对于持股时间在一年以内的散户,需要支付10%、20%的红利税,在中国股票市场,超过一年长线投资的可以免税的散户并不多。即多数散户每获得1万元的现金分红,意味着失去了1万元的股东价值,同时获得不超过8000或9000元的现金。

  “巨额分红对散户真正的意义,是分红后股价能够快速填权填息,这样长期持有就像债券一样每年稳定拿到利息。”

  在马靖昊看来,巨额分红的公司一般有几个特点,首先是现金流良好、利润质量高。不过,将现金投入现有经营中很难获得可观回报,意味着行业潜在产能充足、没有成长性。

  第二,公司资金利用水平太低,无新增投资项目,未来资本开支逐年降低,现金多到没处用;第三,释放积极信号,有利于维持市场持信心,为今后再融资等奠定基础;第四,从股权结构来看,巨额分红的上市公司,大股东持股比例也相对较高,分红的大头都给了“娘家人”。

  关于行业发展潜能,1月25日,产经分析师丁少将在接受时代财经采访时也指出,格力目前的主要挑战是多元化经营和公司治理,格力在空调市场高增长的时候并不突出,一旦空调市场开始下行,(这两个)就成了不得不面对的问题。

  丁少将补充说,“分红本身没什么问题,这也是格力一直以来的做法。现在大家担心的是,格力有没有钱继续大手笔分红,实际上是对公司发展状况的一种担忧。”

  2020年财报显示,格力电器空调产品收入1179亿元,同比下滑14.99%;空调毛利率下滑2.8%至34.32%;生活电器、智能装备产品营收也分别下降18.91%、63.06%。

  主业遭遇瓶颈,缩减了格力电器的整体盈利。2021年第三季度,格力电器营收471亿元,同比下滑16.5%;实现净利润61.88 亿元,同比下滑15.66%;现金流净额为-48亿元。

  与此同时,格力电器的基本每股收益也比去年同期下降超过10%,为1.1元/股。而截至2021年三季度末,其货币资金为1195亿元,比上年同期减少9.53%。